新和县 张家界市 容城县 勐海县 二连浩特市 新昌县 寻乌县 贺州市 来宾市 惠安县 南京市 特克斯县 桃源县 连云港市 江油市 南安市

九一八当晚,张学良真的是在跟名媛们跳舞吗

标签:声势浩大 浠水县

  张学良、赵四小姐一舞定终身,然而这并不是史实,电视剧《少帅》

  张学良与赵四小姐,一舞定终身,成就了一段世纪姻缘。九一八事变后,马君武的《哀沈阳》传唱南北,“张学良伴舞失东北”也坐实了其近代著名败家子形象。无独有偶,淞沪抗战期间也盛传,旅长王庚在战时跑去租界舞厅幽会跳舞,被日军抓住,搜去重要的军事地图,导致淞沪抗战失败。野史称为“王庚献地图”。

  从九一八到淞沪抗战,民众愤恨之下给守土不力的将领编排段子,放到当时的情绪之下可以理解,但时过将近一个世纪,我们有必要厘清历史真相,张学良真是因为沉迷跳舞丢了东北吗?当时的中日,差距又仅仅在于一个张学良和王庚吗?

  1

  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真的是一舞定终身吗?

  当二八年华的赵四小姐在天津蔡公馆舞池梦幻的光影里看到迎面走来俊朗潇洒的少帅,这个身处青春期的初次心动的少女,就这么一头扎进了这段旷世姻缘。类似的桥段是描绘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相识的必备,就如同当今偶像剧,富二代一定要分分钟品出n种红酒并言之凿凿一样,民国的公子哥一定是舞林高手。但是富二代未必顿顿红酒,张学良也未必是在舞池才能撩到妹。

  赵四小姐,很看起来符合舞池爱情故事的女主角设定

  这段人尽皆知的舞池爱情,当事人张学良和赵四小姐并不买账。张学良晚年在哥伦比亚大学为其做的口述历史中说“她(指赵四小姐)的大姐夫是我的秘书”“冯武樾,冯耿光的侄子,我认识她是在她大姐那里。”赵四小姐的大姐夫冯武樾是张学良的部下,曾任奉军航空处设计主任,后来改任东北文化社社长,1926年7月还在张学良的资助下创办了《北洋画报》,赵四小姐的肖像就曾经被刊登在画报上。通过冯武樾,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家人熟悉了,慢慢也就认识了赵四小姐并相恋。张学良说赵四小姐原本是要准备嫁给朱启钤的儿子朱海北。“这家伙是朱启钤的大儿子,……她(指赵四小姐)本来是要嫁给他的,朱家跟赵家过去历史上是交通系嘛,梁士诒手下大将叶恭绰,他爸爸(指赵庆华)就是叶恭绰手下的大将。她家里跟朱家都有关系。”因此,赵四小姐来沈阳追随张学良之前,已与朱海北有婚约。两家家境相似,互相联姻,门当户对。

  张学良

  至于跳舞,看看当事人是怎说的?

  访一:那时候出席正式的舞会您去吗?

  张先生(张学良):去啊。

  张太(赵四小姐):马马虎虎就是走走。

  访一:您喜欢吗?

  张先生:我喜是喜欢,但我不会跳哇。我不会跳舞。

  访一:您又会打球,又会骑马,又会开飞机,不会跳舞?

  张先生:我会跳,跳得不好,开步走啊。

  访一:那会儿最时兴什么舞?

  张太:他也没有学过跳舞。自己跳,那会儿跳舞也很多样的嘛。华尔兹,***,***。

  张先生:华尔兹我就不会跳,还有探戈。

  访一:比较难。

  张先生:那时候我有一个副官,叫王承志,他会跳舞,我去舞会一般带他去。

  以上出自《口述实录——张学良口述历史》,该书由哥伦比亚大学在张学良晚年,根据他本人的原始录音整理而成的,是最权威的口述历史。

  看见了吧,传奇有多动人,真相就有多惨淡。风流倜傥的少帅竟然说自己不会跳舞,在场的赵四小姐也仅仅说他跳得马马虎虎,没学过——张学良从不是一个特别爱谦虚的人。

  中年时期的少帅和赵四小姐

  谈到与赵四小姐相识的时候,压根没提跳舞的事情。什么看惯了痴妇艳女的风流少帅被坐在舞池旁如清水芙蓉般超凡脱俗的赵四深深地吸引,不由自主地走过去邀赵四共舞。在舞步翩跹之中,两颗心终于走在了一起……多是三流小说家的想象。

  2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在与佳人跳舞?

  张学良的另一场著名的跳舞,当属九一八事变发生之时。当年马君武的《哀沈阳》传唱南北,不啻于一颗炸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最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

  “告急军书夜半来,开场弦管又相催。

  沈阳已陷休回顾,更抱佳人舞几回。”

  在这个节骨眼上,张学良仍然在跳舞,而且是与大明星胡蝶以及名媛赵四朱五。

  实际上,此诗起源于两人的个人恩怨。马君武是著名学者、教育家、政治活动家。因大力改造中国的封建教育、力推现代高等教育,与蔡元培齐名。而且马君武曾参与组建同盟会,还是国民党元老级人物。九一八事变后,马君武担任北平私立民国大学校长,因资金不足,筹措困难,准备亲自登门向张学良求援。马君武是有名的“勇武校长”,一向“恃才傲物”。因为倾心教育,才低头求人。出乎马君武意料:张学良居然拒绝接见!马君武在张学良公寓外苦守一夜,才见到张学良,但被张学良当场回绝:“现今军事费用,已穷于筹措,先生所需经费,实在爱莫能助。”没有给马君武情面。马君武怒而写下“感时近作”两首,发表在了2019-04-26上海《时事新报》,就是著名的《哀沈阳》。

  马君武,正是他的两首诗让“张学良伴舞失东北”广为流传

  张学良后来表示:“这首诗我最恨了,我跟朱五不仅没有任何关系,我都没跟她开过一句玩笑!”朱五躺枪,大概是因为作者需要一个带“五”的名字凑押韵,古诗害人啊。

  胡蝶其实也未见过张学良,后来胡蝶曾表示:“马君武这两首诗是根据传闻而写。据后来了解,是日本通讯社从中造谣中伤张学良,以引起国人对他的愤慨,转移目标。马君武激于义愤,一时也未能考证事情的可靠与否,只是将我也牵连进去了。”

  无辜受牵连的胡蝶

  岂止日本人,这首诗也正中蒋介石下怀——由张学良来顶东北沦陷之责,正好可以减轻国人对国民政府的指责。

  九一八不抵抗,张学良当然犯下了大错。自晚清以来,日俄在东北横行,中日之间时有摩擦,张学良以为只是平常的中日摩擦,判断严重失误,铸成大错。当晚张学良是跳舞还是看戏似乎并不重要,只是无端扯进来胡蝶等人背锅。

  3

  王庚献地图投日的冤案

  说到这,不妨再顺便为另一个有类似遭遇的人物正个名:此人就是陆小曼的前夫王庚。

  这位前夫哥是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喝过洋墨水、娶过交际花,似应是喜欢跳舞的舞林高手,坊间传闻,淞沪抗战,守军撤退前夜,盛传税警总团王庚旅长在上海租界礼查饭店跳舞,或与前妻陆小曼幽会,被日军逮捕并丢失重要军事地图,致使守军不得不退,致舆论大哗群情激奋,上海的文化界还编排话剧“王庚献地图”公演来强烈谴责王庚的卖国行径。

  王庚1918年留美回国后,进入北洋政府陆军部任职。1920年与陆小曼结婚,才子佳人,令人称羡。王陆的盛大婚礼更是轰动了京城,但童话故事的结局则更为出名,小曼后来又嫁给了王庚的同门师兄弟徐志摩,王庚也成了近代著名的“前夫”,并终生未娶。

  陆小曼与王庚

  失去娇妻的王庚,在军旅中也并不得志。他先任孙传芳的总部参谋长,后又追随唐生智,但都未能有所作为。1930年,财政部部长宋子文成立税警总团,那本该是一支用于缉私征税的非正规部队,但在宋的苦心经营下,却变成了一支连当时甲级正规军都无法比拟的精锐部队。留美的宋子文,对团长的任命也倾向于留美背景的,王庚应西点学长温应星之邀,担任了税警团的团长。王庚任职期初属于“西线无战事”,直至1932年淞沪抗战爆发后,税警团改成了独立旅参与抗战,王庚任旅长。

  2月27日傍晚,离开战场的王庚骑着摩托车进入公共租界。据上海市政府电文“旅长王庚于感日(27日)因事路经黄浦路,为日方海军士兵追捕,该旅长避入礼查饭店后,为工部巡捕帮同扭送捕房,由捕头交与日方带去自由处置……”传说王庚随身带有守军战线配置的舆图和文件,一并落入了日军手中。而王庚为何以一个战地军官的身份,于战事尚在进行之时,到非战地区的公共租界去呢?

  对于这件事,后来陆小曼在1961年写文章澄清。她说自己当时已在四明村卧病好几个月,不在租界。王庚之所以急匆匆地到公共租界,是要去美国驻沪领事馆找他在西点军校同班的一个美国同学——同是好炮手的那位朋友去研究一下,为什么由他指挥打向日本总司令部的炮,老是因为一点小差错而不能命中目标。这是事后王庚告诉陆小曼母亲的,因此此行并非是去跳舞、幽会。陆小曼说:“因为当时租界上是不能随便逮捕人的,所以他们就一同到了虹口巡捕房。王庚的主要目的,就是到了巡捕房可以要捕房工作人员将他手里的公事皮包扣留下来,因其中确有不少的要紧文件,不能落在日军手内。因此,捕房内的中国人就答应将皮包代为保藏。外界流传的带了作战地图去投日本人这句话,就是因此而起。又加上在他被捕后没有几天,日军就在金山卫登陆,所以外边的流言便更多了。事后不久就由美国领事馆向日军将他要了出来,由中国政府加以监禁、审讯。由于各种的证明及虹口捕房的皮包等证件,才算查清了这件案子,始予释放。”

  不少人的回忆可以佐证陆小曼的说法。而据莫雄(时为税警团总参议,王庚出事后接总团长)在《淞沪抗战中的税警团》一文说,王庚此行之前曾与宋子文密谈过,可能是肩负某项重大使命,而非如传言所说是去跳舞幽会。王庚走之前清出大堆军事绝密文件,悉数交给他保管使用,并告知自己要去上海美国领事馆回访西点军校同学。莫雄问何事?王答“过两天你会明白”。根据莫雄的说法,王庚根本是无“图”可献。

  面对强敌,“总撤退”其实早已进入了淞沪守军将领们的议事日程。淞沪之役的败退,已成为定局,绝非王庚用一张军用地图所可扭转乾坤。王庚的学长温应星的儿子温哈熊将军在其口述历史中也说:“王庚在中国近代历史中也是委屈得很,别人把他说成是带着地图投降日本,其实根本没这回事,但以讹传讹之后,就好像变成真的了。”